破裂的河

銀白色月光劃過藍色的河,而汩汩流出的是夕陽般的鮮紅。

美工刀到鑰匙甚至吸管,行走在肌膚上,而留下的足跡,所帶來的痛每多一分,似乎心裡的苦就減一分。患有重度憂鬱症的楊湘琴女士,藉由自殘來抒發過多的情緒。

湘琴女士在17歲時嫁到婆家,但沒有偶像劇般的劇情,等待著她的是殘忍的考驗。婚後育有兩個小孩,丈夫月收入只有兩萬初頭,家裡過得十分拮据,而身為媳婦的湘琴女士,在帶小孩的閒暇之餘,也會務農,盡心的照顧家裡。生活雖然困苦,但還算過得下去,只希望有天能好轉。

但情形卻更加惡化。因工作及生活壓力太大,先生染上賭博的惡習,在重男輕女的婆家,身為女人,不應該管男人在外面做了什麼,只用照顧家裡,也無法自由進出。而湘琴女士也只是傻傻的相信著,直到有一天……

十幾名惡徒帶著刀械棍棒,闖進家中,一開口就要她們還錢,才知道,先生在外面欠下的賭債已經高到如此地步。先生早在得知消息後在討債集團到達前就逃離家中,而動作較慢的婆婆則是躲在房間裡緊鎖房門,湘琴女士只好獨自面對著眾多的好鬥青年。在那種絕境下,精神已然崩潰,加上原先被緊閉在家時的憂鬱心情,湘琴女士成了憂鬱症的宿主。

身心皆疲憊不堪的楊湘琴女士,最後逃回娘家,還好家中的父親提供了一個港灣,讓她得以停靠。但是傷痕已經留下,在離開婆家後,心病使她常常往返醫院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兩個小孩都留在夫家,「很心疼我的女兒,在那個家裡希望還是能夠好好長大。」湘琴女士不曾對小孩說過任何他們爸爸的壞話,「小孩能夠自己判斷,不要說太多反而擾亂他們的心。」

還好病最後還是得到醫治,現今的她,加入秀格樓計畫,藉由做手工物件讓自己放鬆,而對於那些上們討債,前夫的債主們,則是有能力再還,沒有就算了,繼續過自己的生活,而對於未來,她打算就這樣過下去,偶爾做做手工,心已經打開的她不怕提起這件事,也不怕忘記如何生活,順其自然的走,就是楊湘琴未來的路。

0IMG_4845

產品介紹

淨整潔,可愛具有功能性,重要的是他結合了環保,讓這個作品具有更大的意義。